当前位置: 当前位置:首页 >女生宿舍 >新冠确诊数比月初翻两番,2亿多人口的印尼会成下个暴发点吗 正文

新冠确诊数比月初翻两番,2亿多人口的印尼会成下个暴发点吗

2020-06-04 13:18:15 来源:不绝于耳网作者:詹姆斯泰勒 点击:478次

全球穆斯林在4月23日至24日进入斋月。作为全球最多穆斯林人口最多的国家,印尼于21日颁布禁令,不允许民众在斋月期间返乡,以避免大规模的人口流动加剧疫情。

印尼有2.67亿人口,其新冠肺炎疫情令人担忧。据印尼政府26日的消息,印尼共报告8882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,其中743例死亡。相比本月初,印尼的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翻了两番;同时,印尼的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死亡率超过8%,是全世界确诊病例死亡率较高的国家之一。印尼以外的许多学者和统计师对印尼疫情走向悲观,但同时,印尼政府也正在“查漏补缺”,民间也发起了各种抗疫活动。

官方应对“太慢、太少”?

印尼政府的疫情应对遭到各界批评,半岛电视台22日的报道将问题总结为“太慢、太少”。据报道,印尼总统佐科·维多多一度否认印尼存在疫情问题。除此之外,他也一直以影响穷人生计为由拒绝严格执行封锁政策。这在社交媒体上引起争论,批评者发起了“LockdownOrDie”(要么封锁要么死)的社交媒体话题,受到医疗专家和反对派政治人物的支持。

政府消息人士向半岛电视台强调,印尼政府是在向越南和日本学习:一方面尽可能多地开展病毒检测,另一方面仍要保持社会的正常运行。

但是,印尼检测率仍维持在低位水平。据新加坡《海峡时报》4月初报道,据统计网站Worldometers当时的数据,在人口超过5000万的国家里,印尼新冠病毒检测率排名倒数第四。截至4月6日,印尼每100万人中有36人次接受了新冠病毒检测。到了4月22日,每100万人的检测人次仍只有184人次。相比之下,泰国每100万人中有2043人次做了检测,德国每100万人有20629人次。

官方姿态甚至让印尼社会担忧,政府是否在密谋实施 “群体免疫”政策。半岛电视台称,消息人士驳斥了这种说法。

不同于印度的“全国封锁”,佐科领导的中央政府分地区采取不同程度的限制措施。在首都雅加达和西苏门答腊省等热点地区,政府颁布严格的限制令。而在巴厘省首府登巴萨等疫情较轻较的地方,人们仍可以自由活动。

佐科多次强调,严苛封锁对印尼穷人影响过大。目前,印尼有十分之一的人口每日收入少于1美元。半岛电视台报道指出,印尼并不富有,无法像隔海相望的澳大利亚那样承担封锁带来的经济损失。

4月22日,在印度尼西亚万隆,驶过检查站的摩托车接受检查。 本文图均为 新华网 图

政府正在“查漏补缺”

面对加剧蔓延的疫情,印尼政府近期加大了应对的力度。

据英国《卫报》21日报道,当日,佐科宣布斋月返乡禁令。佐科是依据一项交通部调查作出的该决定。调查显示,有约四分之一的印尼国民坚持要在斋月期间返乡。印尼人口达2.67亿,大规模的人口流动势必造成疫情进一步扩散,对卫生系统薄弱的边缘地区造成威胁。

目前,已至少有12名印尼医生因公殉职,全国各地许多医护人员甚至不得不使用雨衣充当防护服。应对物资短缺问题,印尼政府4月初承诺,将在全国范围内征召3000家制衣厂以生产1700万件个人防护用具(PPE)。

疫情蔓延在印尼造成了失业问题,印尼目前失业人口规模达280万。为此,印尼政府推出了70亿美元规模的社会保障援助计划。消息人士向半岛电视台说:“许多家庭三个月内将不必支付电费。如果有人难以偿还房屋抵押贷款,也将获得帮助。”除此之外,月收入低于1000美元的人与19个行业的企业都将得到税务减免。

印尼政府也在疫情“震中”雅加达开设了12个大型食堂,提供给缺乏食物的人。人们会在食堂前排成一列,尽可能保持“社交距离”。

外媒分析称,尽管如此,印尼地方与中央政府的矛盾,以及未能根除的腐败现象,让人担忧抗疫措施能否最终落实。

4月22日,在印度尼西亚泗水,一名摩托车骑手接受新冠病毒快速检测。

民间互助传统正在发挥作用

《外交官》杂志4月24日报道指出,澳大利亚等国媒体对印尼疫情的分析强调印尼检测水平低,政府在疫情早期犯下了失误。这些媒体说,已有的贫困、卫生系统遭受的压力与死亡人数上升的“悲惨场面”给人一种印尼应对疫情注定失败的印象。

但是,此类报道忽略了印尼民众的互助传统。《外交官》指出,印尼民众已克服多次严峻考验:自然灾害、殖民历史、独立斗争、内战以及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所导致的社会混乱。

在2019年列格坦全球繁荣指数(Legatum Prosperity Index)中,印尼的公民与社会参与指标位列全球第一,志愿服务水平比其他国家都要高。在包括志愿者、慈善捐赠、交友机会、选民投票率等的“社会资本”方面,印尼排名第五。2018年英国慈善援助基金会(CAF)的世界捐赠指数显示,印尼在捐赠和志愿服务的频率上位居榜首。

面对疫情,筹款平台Kitabisa.com(意为“我们能够”)等印尼本地平台上出现了许多众筹活动,人们为在非正式部门工作的劳动者(摩的司机、街头摊贩、清洁工等)筹集生活资金,也为医护人员筹钱购买个人防护用具。截至3月下旬,来自印尼158所大学的1.5万名医学生报名了志愿活动,投入到抗疫工作中。

据澎湃新闻此前报道,印尼还有社会活动者发起了“为了全民的口罩”活动,鼓励大众自制口罩并与邻里共享。

另外,印尼的共享出行巨头Gojek等互联网公司也在通过电子商务、网约车服务帮助人们维持正常生活。《外交官》文章认为,印尼的科研成果也被外界低估了。

作者:郑筱蓉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